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叶塘

理想的乌托邦 生活的埃瑞璜

 
 
 

日志

 
 

老家那点事儿  

2011-08-20 20:52:42|  分类: 随笔-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老家在我,一直都是去享清福的。所以每次都很期待,虽然要经历5个来小时的汽车颠簸和调皮儿子一路的折磨。只是这次有些变了样。

8号回的老家,日子有些喜庆,所以回去享受到了不一般的超豪华待遇。坐在板凳上,有人端茶送水送水果。儿子也因为新鲜,自己找姐姐去玩了。只是天气看着由早上的凉转到热,我就知道,这次出门带错了衣服。可恶的台风,害我都带了长衣长裤,给我和儿子。

每天都有新鲜事。第二天,姐姐姐夫就带了她的一岁零两个月还不太会走路不太会说话还特别怕生的小儿子凯凯,妈妈说了,家里有我和她,还有姐姐的13岁大女儿奇奇,照顾一个小孩不成问题。我其实挺喜欢小孩,因为我从没有带过小孩,抱都很少抱。第一天他都不太要我,一个人和自己姐姐还有爸爸玩,直到傍晚,偷偷摸摸从背后抱了他很久,他没发现。之后,就都要我了。把凯凯抱在怀里,仔细的观察,由衷的喜欢。婴儿般的肌肤,原来如此。难道我儿子当初也是这样的肌肤?可怜我都没摸过,怎么就一点娇嫩感都没有了?凯凯似乎也感觉到了我对他异样的爱,从第二天爸爸妈妈回去后起,他就不再要他姐姐抱了,只要我一个,让我特有成就感。他们哪里知道我是把他当我儿子来亲的,可怜我儿子都有些吃醋了,和凯凯争着亲近我,每次都以凯凯的哭闹和我对我儿子的训斥告终。当然,每次过后我都得好好安慰自己儿子一番。

10号,带了三个小家伙去水库逛了一圈。我们住在水库的上游,走路到堤坝边大约7-8分钟,有一条小溪流向水库,而我们都住在小溪北边的山脚下。小溪已经不是原来的小溪了,小溪两旁的杂草和树木把溪水遮了个严严实实,有人家的地方,还把垃圾往水边上越倒越多。(想当年,小溪可是我们的天堂,我们在小溪里捉鱼捉虾捉螃蟹,偶尔还捉王八和青蛙。遇到深一点的地方,我们还能在溪水里洗澡。最喜欢的节目,就是用水边的细沙假假的蒸饭吃,那是儿时最喜欢也最觉得神奇的游戏。溪水边经常会因为涨水过后留下一些细沙,我们在细沙里倒点水,然后用脚踩一会儿,之后用根棍子在沙子里插几下,你就会看见水从你插过的地方冒出来,就像煮饭的时候,冒的水汽。)水库也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水库上方不再种庄稼,也能理解,正儿八经的田地都不再种双季,何况这动不动就说被淹的甩亩(老家说法)呢?现在,这些田全变成了草甸,草齐脚踝,很多水牛黄牛、山羊、鸭子悠闲的在草甸上游荡,我抱着凯凯到达草甸时早被这美丽的景色震撼了,不远处几只野鸭子(后被确定是水鸟)在低空飞着,有些像画面,更像是电视里的异域风情。儿子和姐姐早脱了鞋跑了老远了。我也脱了鞋,踩在柔软的绿草地上,心情格外爽朗。凯凯也很兴奋,伊伊呀呀的说着,不知是跟我同感还是在召唤姐姐和哥哥。草甸很大,延伸的很远,我把凯凯抱下来,牵着他一只手,他撒了欢似地在草地上走,边走边看地上,也许在猜测这绿色的草是咋回事儿,怎么这么舒服的草地。赶了一阵,撵不上,我就跟凯凯在草地上玩,他每次走着走着就突然停下来,蹲下去,经常让我措手不及,后来我慢慢发现,他只要看到稍稍高出草场的一些杂草叶,就要去摘了来,非常有意思。一块块的草场,已经看不太出有田埂了,只是偶尔有些稍稍低一点的田里还有些水,就像沼泽。很多鸭子在里面嬉戏,儿子和姐姐在远处有水的田里追赶小鸭子,被主人训斥了几句,然后我就发现,站在水牛身边的原来不是鸭子,而是水鸟,他们跟牛羊是朋友,偶尔还能看到他们捉牛身上的蚊子苍蝇吃,你刚要靠近,它们就机警的飞远了,灰白颜色,翅膀扇得很开,特潇洒特自信。姐姐虽是13岁,都150cm有余,在田里跑得很快,儿子眼看一身的泥,我叫了他们来牧草中央的小溪清洗。凯凯在水里特别开心,两只嫩脚时而不时的拍打着水面,溅起满身水花,让我既欣喜又心疼,眼看身上的衣服都要全湿了,太阳也快下山了,赶紧叫了他们打道回府。毕竟家里还有客人还有凯凯的母亲下班等着第一眼能看到亲爱的儿子的。回去的路上,我还很遗憾我们没带相机,没带点零钱给他们买冰棍吃,奇奇很期待的要求我们明天再来,我肯定的答应了。

11号家里来了很多客人。伯父儿子我的堂哥即将结婚,终于了却了做父亲的一桩心愿,也为了告慰他在我老家山上安睡的母亲的在天之灵,他们一大家从城里赶了回来给他母亲和所有祖宗倒油锅。原本我应该很忙的,只是等到客人到齐,很多家庭主妇们就把重担挑了过去,我就端了茶倒了水,连厨房都不让进。我们的规矩是,炸油香的时候要沐浴更衣,妇女还要身子干净的时候才行。我偷偷摸摸在隔壁录制了老师傅(即阿訇)念经,似乎现在比以前讲究了,每个人都带了帽子,我们以前都只要弄个手帕放头上的,当然,这年头,谁还用布手帕?与时俱进嘛!(一笑)他们午饭吃到三四点才结束,收拾了一下东西就都匆匆离去,留下我妈妈收拾残局。六点还不到,奇奇就开始催促又去水库。我看我反正是闲人一个--带小侄做不了别的事--就带了钱和相机和他们浩浩荡荡(貌似规模还不够)的出发了。快到草甸的时候,我非逼着奇奇又到一处稻田另一头帮我拍摄昨天看到的那种像一串香肠的芦苇,自觉很自私很不厚道,因为昨天儿子在去那稻田边的时候掉到田里去了(不过,这都不是第一次了,算起来倒不是因为危险)。今天有所准备,不再在水田里嬉戏,何况带了相机,拍了几张照片后,目标直指水库的水边。快到水边时,水草地开始松软,牵了凯凯的两只手走着。没想到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偷懒,硬不肯牵两只手,非要腾出一只手抓小树叶,特累人。真是个害人王!我们终于到达水边时,儿子正和姐姐在还没来得及长草的软泥田里用脚划大字。眼看着姐姐有书写自己姓名的冲动,我赶紧制止了,他们随意地在黑泥地里踩得欢快得很。一会儿之后,我带着凯凯回家,奇奇带了我儿子去了商店。到家后,姐姐接过凯凯,问我累不累,我竟然不觉得。妈妈却经验老道的说,你等着瞧,手臂不痛死你!果真,晚饭过后,疼痛开始!

12号,在家好好休整,再不敢带凯凯出远门了,只在自家水泥地上教他走路。感觉他进步了不少,能走七八步了,最值得高兴的事是他胆子变大了,敢自己慢慢站起来朝着不远处的我走来,有些像我儿子游泳时候的感觉。可怜他在家没人带,估计爷爷奶奶年纪太大,很少教他走路,可怜的娃!

13号,变故陡生,妈妈想给几个小孩子买些冰淇淋,出门下坡的时候没太注意,摔了一跤,把右手腕摔断了。之后带了她去医院打了石膏,回来之后一切都有了不同。之后凯凯被他爸爸接走了,之后每天我就是做饭洗衣帮着妈妈做农活,学着用过很多农具,心里也有过很大波动,不再一一赘述。

19号回来,妈妈有姐姐下班回来照顾,姐姐的女儿也在她身边,邻居亲戚也能帮点忙。没办法,学校工作即将展开,儿子上学也要报到,不得不回来。回来的路上,看到了水库里放出来的水,乌黑浑浊,触目惊心。想当年我们在水库边上的水田里插秧割稻时,还曾直接饮用过水库里的水。一直,也曾希望能在水库里学会游泳来着。可惜了,一个养殖场,就把这么大个水库给毁了。

这个暑假真是过得无比充实忙碌,估计可用“空前绝后”来形容!希望妈妈手腕一个月后能休养好拆了石膏。只能国庆回去看她了。希望所有亲人都保重身体,希望所有看到我日志的人都健健康康!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4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