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叶塘

理想的乌托邦 生活的埃瑞璜

 
 
 

日志

 
 

我看《远离尘嚣》  

2015-12-25 13:06:55|  分类: 电影评论与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代的作品,都具有太多乡村气息,对于看惯了王子和公主或者至少是绅士和灰姑娘的浪漫细胞泛滥的女人们确实没有太大吸引力。尤其他的《苔丝》,简直就是最荒诞的悲剧集合体,让人不忍卒读。
《远离尘嚣》小说我也是不打算看的,有电影看就无所谓了。好不容易下载了来看,没想到这个电影给我的震撼完全不亚于《苔丝》,难怪我后来查到,他这部小说才一发表就获得巨大成功。
电影表现的人物性格还算丰满,以此我揣测,小说人物的描述,和《傲慢与偏见》里的达西先生比,应该要着墨得多吧。我发现所有经典的爱情小说里,从来都会有一个桀骜不驯、独立坚强的女子吧,否则爱情如何能那么容易产生?芭斯谢芭也如此。如此热情洋溢、独立独特的美貌女子乍一出现在单身男子面前,男子不神魂颠倒才怪。只是,如果爱情并不那么轻易获得,而年轻单纯又很容易被冲动蒙蔽,那么,无论芭斯谢芭拒绝还是答应,都会是错的。于是,她一直是拒绝的,第一次因为盖伯瑞尔太鲁莽,第二次纯粹是因为阴差阳错的恶作剧。
只是,一个单身女人如果长期生活在众多男士中间,若没有敏锐的判断力和冠绝的情商,总会在一不留神的时候狠栽跟头。芭斯谢芭就狠狠地栽了一个跟头,和中士特洛伊有了鱼水之欢又匆匆嫁给了他。电影也很美好的设定了中士特洛伊原本可以获得的幸福婚姻和原本可能持有的善良天性,只是阴差阳错原未婚妻弄错了教堂以致婚没有结成,把这股祸水引向了芭斯谢芭,又在不久之后去世让特洛伊身怀内疚与痛苦并开始展露放大自己的人性之恶,最终才使得芭斯谢芭意识到这场婚姻的荒诞不经。
有人说:女人只有经历了人渣,才能拥有幸福生活。怎么说呢,如果不经历人渣就不可能拥有幸福生活的话,那经历了人渣也可能只是有了拥有幸福生活的可能吧。我猜,这句话里所含的深意,应该是指女人只有经历了人渣,才能看清世情和人性。这样看来,不成熟的女人,永远都不可能拥有幸福,即便拥有过,也会失去,如《飘》里的斯嘉丽。只是经历人渣的代价真是有些大了,对于芭斯谢芭来讲,不啻人间地狱。这么个集美貌、智慧、财富和品质于一身的优秀女子,被手下帮佣爱戴敬佩的农场主,让那些追而未得的男士情何以堪?!反观芭斯谢芭自身,应该也是在顾影自怜中哀叹命运之不公吧。
只是没想到故事发展到后来,竟然柳暗花明了,农场主邻居伯德伍德因开枪打死了中士特洛伊,坐了牢。多年之后(应该是七八年吧)芭斯谢芭最终选择了跟盖伯瑞尔在一起。皆大欢喜啊!
电影有个非常令人震惊的地方,就是早期什么事都还没发生的时候,伯德伍德受邀到芭斯谢芭家庆祝,和她合唱了一首歌,没成想那首歌竟然是她一生的写照:
我看《远离尘嚣》 - 红色樱草 - 荷叶塘
Come all you fair and tender girls
That flourish in your prime
Beware, beware, keep your garden fair
Let no man steal your thyme
Let no man steal your thyme
For when your thyme it is past and gone
He'll care no more for you
And every place while your time was waste
Will all spread over with rue
Will all spread over with rue
The gardener's son, was standing by
Three flowers he gave to me
The pink, the blue and the violet too
And the red, red rosy tree
And the red, red rosy tree
But I refuse the red rose bush
          And gained the willow tree,
                                             That all the world may plainly see
                           How my love slighted me
                           How my love slighted me

爱很多时候,就是一瞬间的事,伯德伍德此时正是如此。他后来跟盖伯瑞尔说“I feel the most terrible grief"(感谢戏骨Michael Sheen的倾情表演),我猜那是真的深入骨髓的爱而不得的痛。不知道在后来的生活中,芭斯谢芭是否经常回忆起这首歌,又是否因为这首歌所唱出的自己的悲剧婚姻而苦痛过。我猜,应该是没有吧,至少她应该是不服气的,否则歌曲里早就暗示了她有个默默爱着她的"园丁儿子",她不应该一直迟迟不肯答应的。我们的人生不也一样吗?明明生活给了我们很多暗示,我们要么视而不见,要么故意与之抗争。命运这个东西,信之则让人愤愤难平,不信又会让人纠结万分。
哈代在字里行间所展示的女性主义的抬头,让我不得不肃然起敬。里面有句话“It is difficult for a woman to define her feelings in a language chiefly made by men to express theirs"(女人很难描述她的感受,毕竟语言主要是男人创造出来表达感情的)深得我心。有时候,我也在想,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呢?!哈代心里是不是有数呢?!
哈代最喜欢玩弄小说人名了。《苔丝》里有Angel, Alec,《远离尘嚣》里的Gabriel(天使长),Troy,还有Boldwood,都算是最具深意的人名吧。
我猜,如果看小说,应该有更多精彩片段吧。真遗憾,不能阅尽天下喜爱的书,更不用说以它们本来的面目来读。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