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叶塘

理想的乌托邦 生活的埃瑞璜

 
 
 

日志

 
 

胡紫微其人其书(一)  

2016-04-23 23:54:33|  分类: 随笔-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怎么的竟会看到这个名字,窥探到内里,我猜,应是命中注定吧。就像胡紫微高中因缘际会,突然放弃了之前学德语的理想,改学了新闻学。

我的改变,应该从去天津开始,那时候的变化还温温吞吞的,并伴随着早就预知会变化的心理暗示,重新记起高中奉为圭臬的《羊皮卷》里的箴言,每晚坚持跑步,每天坚持看书,保持头脑清醒,规避性别特征。日子虽如水清澈平淡,却能在一年之后回乡的列车上,看着远去的天津城,第一次、看到了运动着的时间,以及一去不复返的蒙昧,就像那远去的灯火,和黑暗。滚烫的热泪毫无预兆瞬间模糊了双眼,吓坏了旁边站着的乘客。

很多时候,无论自己怎么变,回到曾经的生活,一切似乎又回归了。直到一年之后的2010年,房子出现问题,整栋楼三个单元之间都出现裂痕。一切都是命。

我记得那年春天的雨下得比今年还猛,有点《百年孤独》里的意味。我每出去一趟,回来裤腿全湿了,鞋也进水了。房子里湿气很重,离地一米的墙上全是豆大的水珠,听别人说电梯房九、十楼都没能幸免。我们这栋和西头那边之间的水泥路面被生生折成两段,奓开好大个口,好像要把大雨吞噬殆尽。过两天口子上又新添水泥补丁。再过一阵,又裂开,然后又补。家里的衣柜门里的沉重穿衣镜,再也不肯听话,而是无论怎么挪,最后都自动移向西头。客卧那边厕所的门,突然关不了了,门框突然擦到了瓷片地面,发出刺耳的吱呀的声音。

有业主说,厕所三四厘米的裂缝,上厕所都灌雨水。还有业主说,睡在自己床上,感觉枕着枕头的头都比脚的位置低。我听到,不由自主的“骇笑”出声:这么严重?!然后就看他们讳莫如深的表情,我再不敢随便作声。

我们20多户,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红四军”,取得意味深长,整个过程也非常漫长。我们时而不时的开会,动不动就组织上仿,几乎每次都只能我出席。而我,似乎真的不知道怎么跟他们寒暄。但是,我知道了D级危房也可以住人,反正别的普通房,也没几栋合格的。黑社会也开始参与了,业主的车被砸过,我们半夜三更被锁在楼里不能出去;房建也是可以看错图纸,建错地基的;房建图纸更是可以随意更改,侵占绿化带的;政府也是可以和稀泥的维权这两年多时间里,我们戴上孝布,拉上横幅,还统一了服装(没穿成),砸开发商,找政府,关键时候出动一家多口,更多时候,拉关系,找门路

对于一栋危房,没有人会把它称之为家的吧(转念想到如今遗产税、70年的使用期,似乎任何房都不能称其为家啊)。其间,我有想过一切重头再来,重新买栋房,重新换个地方。他一口气在学校买了两栋(其实都不贵,面积也不大),也没想过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还会需要买辆车代步。

如果那时候有人问我,幸福是什么?我也可能会像胡紫微说的:这个问题太高深了,等我多看两天《新闻联播》再回答。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